北京大學數學天才許晨陽出走美國,留下了發人深省的三句話...

人氣:224

日期:2020/05/30

北大數學天才許晨陽出走美國,留下了發人深省的三句話...史海遺珍報導2020.05.30
北京大學黃金一代,可以說是北大數院的驕傲,也是中國數學界最出色的幾位青年數學家。 可惜目前僅有一人留在國內,其他幾位全部在美國聚齊。

 其中最可惜的是許晨陽,這位天才在美國學成後回歸北大,但在6年後再次離開,並留下了3句話,句句發人深省。

 1)學術造假嚴重,造假成本太低。

 2)學風浮躁,做學問是為了發財,為了出名,甚至為了升官。

 3)論資排輩現象嚴重,大牛在如何使用經費上花時間,年輕學者在申請經費上花時間,一邊花不完,一邊沒得花。

 顯然,這3句話句句切中時弊,也確實都是我國當前學術界存在的大問題。 許晨陽教授對這些現象深惡痛絕也完全可以理解。
可以這麼說,在北大數院,能和他比成就,比資歷的不說沒有,至少也是鳳毛麟角。 更何況他在2014年就獲得了國家傑出青年科學基金資助,並被評為北京大學長江特聘教授。

 因此,科研經費對別人或許是問題,但對他許晨陽教授來說,絕對不是什麼問題。

 他對錢財看得不重,北大給他的特殊待遇也令他滿意,那麼到底是什麼原因使得他下決心再次出走呢?

 其實還有2個原因,許晨陽教授沒有說出來,也正是因為這2個原因才使得他最後決定離開,畢竟許教授曾經坦言,雖然這麼說對他太太不公平,他最愛的還是數學。

 教學氛圍相當不理想

 中國國內大學,教學體係自成一套,照本宣科是常規操作。 大學生上課很大部分在划水,甚至完全沒有在認真聽課。

 一位北大數院的學生曾經說過,當時不知道許教授這麼牛,不然就不玩手機好好聽課了。 作為一個數學系的學生,居然不知道許晨陽教授在數學界的地位,這相當讓人無語。

 更為嚴重的是上課時看手機的不是一個二個,而是有相當部分。 當過老師的一定有這種體會,你在講台上認真地講課,下面完全不在狀態,這種心情沒有經歷的人難以想像。

 在北大,許教授上課同樣遇到這種情況,他在台上分享他的心得,理解和體會的時候,下面相當一部分同學完全沒有在聽,這樣的學習氛圍還指望能學到什麼? 顯然,這不是他期望的教學環境,和普林斯頓完全不在一個等級。

缺乏學術交流環境

許晨陽在北大數院是個異類。 他找不到人和他交流學術上的東西。 只能獨自思考。 他感興趣的是數學,是學術上的東西。

而其他大部分人感興趣的是房子車子,是升職加薪,是職稱評定,是升官發財。 他幾乎找不到人和他探討學術上的問題,只能孤軍奮戰。

 而在普林斯頓,隨便一個下午茶都能找到人聊聊學術上的話題,很大可能坐你對面的就是諾獎或者菲獎大佬,他們全無架子,也願意和年輕人交流。

 這種交流是雙向的,也是互相啟發的過程,就像很多教授在找不到靈感時就去給本科生上課一樣道理,思維的碰撞才是靈感的源泉。

 顯然,許晨陽在北大沒有這個環境,事實上國內任何一所大學都沒有這種環境。 這就造成他只能單打獨鬥,只能吃老本,這樣下去,用不了多少年,老本就會被吃光。

這才是他決心出走的根本原因。 畢竟對他來說,數學才是最重要的,學術才是他的生命。 只有和同類在一起,才能不停地碰撞出火花,學術生命才能被無限延長。
這也是目前國內學術界最缺乏的東西,沒有一個好的學術氛圍和環境,再強的人在這個環境呆久了,要不成為學閥,要不泯然眾人,二者必居其一。

許晨陽所說的3個問題確實存在,但後2個問題卻更嚴重。 這2個問題不解決,學術界很難迎來春天。 然而觀念要改變,是一個極其困難的事情,如何改變國內的學術氛圍,對學術界來說,是一個極大的挑戰!

希望在中國學術新生代身上,學術氛圍不再是一個挑戰,而是滋養的沃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