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訪問沙特阿拉伯改變了他的誓言

日期:2022/06/17   IA

白宮稱拜登將於 7 月前往中東 總統將在以色列、約旦河西岸和沙特阿拉伯停留,在發誓要讓沙特成為“賤民”一年後,他將在那裡尋求重建關係。

拜登下個月將前往中東,在以色列和約旦河西岸停留,並會見沙特王儲穆罕默德·本·薩勒曼。 此次訪問正值美國政府試圖提高全球石油產量並推進阿以和平之際。作者:馬特·維瑟和約翰·哈德森 美國東部時間 2022 年 6 月 14 日上午 8:00

白宮週二宣布,拜登總統將於下個月前往沙特阿拉伯,與王儲穆罕默德·本·薩勒曼會面,最終白宮官員對沙特進行了數月的謹慎訪問,並打斷了一場關於是否批准一名被指控為 許多侵犯人權的行為。

反映這些內部分歧的白宮官方聲明——其中還將包括在以色列和約旦河西岸的停留——特別是沒有提及他與該王國事實上的領導人(被廣泛稱為 MBS)會面的計劃。 相比之下,沙特大使館的公告中突出提到了這次會面,稱兩人“將舉行官方會談,重點關注雙邊合作的各個領域。”

週二,白宮女發言人卡琳·讓-皮埃爾在被問及為什麼這場備受爭議的會議沒有包含在白宮公告中時說,拜登計劃會見多位領導人。 “看,你知道,總統將在這次訪問中會見十多名領導人,”她說。 “是的,我們可以期待總統也能見到王儲。”

在拜登努力減緩飆升的天然氣成本和在中東政治中發揮核心作用的國家之際,沙特阿拉伯是世界領先的石油生產國之一。 然而,這次訪問是否會產生任何可以減輕美國人在加油時付出的代價的突破,仍是高度不確定的。 拜登曾承諾讓沙特阿拉伯成為“賤民”,部分原因是穆罕默德在 2018 年殺害《華盛頓郵報》專欄作家、直言不諱地批評沙特政府的賈馬爾·卡舒吉 (Jamal Khashoggi) 中所扮演的角色。

沙特之行是 7 月 13 日至 16 日更廣泛的中東之行的一部分,即使在拜登所在政黨的領導人中也存在爭議。 參議員理查德·J·德賓(D-Ill.)週二告訴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他對此有“複雜的感覺”,參議員蒂姆·凱恩(D-Va.)補充說,這次旅行是一個“非常糟糕的主意”,而且 穆罕默德的“血跡還沒有被清洗乾淨”。

拜登本人最近被問及他對王國的態度明顯解凍,暗示他正在平衡他對民主的支持與美國的國家利益。 “我不會改變我對人權的看法,”拜登說。 “但作為美國總統,我的工作是帶來和平。 這就是我要嘗試做的事情。”

這次訪問將標誌著拜登作為總統首次訪問以色列,距離他作為年輕參議員首次訪問該國近 50 年。 他還計劃與巴勒斯坦權力機構主席馬哈茂德·阿巴斯會面,這次會面可能會在伯利恆在約旦河西岸停留期間舉行,因為他試圖在世界上最棘手的衝突之一中重建美國作為掮客的地位。

這次旋風之旅反映了拜登試圖解決該地區一些最棘手的挑戰:遏制伊朗核野心的壓力,需要更多石油以幫助降低飆升的天然氣價格,努力恢復以色列人和巴勒斯坦人之間的和平談判,以及推動 結束也門戰爭。

在卡舒吉被謀殺後,美國和沙特阿拉伯之間的聯盟破裂,美國情報官員從那時起得出結論,穆罕默德下令殺害,這起事件發生在沙特駐伊斯坦布爾領事館內。

在 2019 年民主黨初選辯論中,拜登試圖將自己與唐納德·特朗普總統區分開來,強調作為總統他將懲罰沙特阿拉伯。 “我會說得很清楚,我們……事實上,要讓他們付出代價,讓他們,事實上,他們是賤民,”他說,並補充說,“在 沙特阿拉伯現任政府。”

沙特阿拉伯王儲穆罕默德·本·薩勒曼於 2019 年 6 月 24 日在沙特阿拉伯吉達的薩拉姆宮會見前國務卿邁克·蓬佩奧。 (杰奎琳·馬丁/美聯社)

就在幾天前,總統本人似乎不確定他最終是否會訪問該國。 週六被問及是否做出決定時,拜登說:“還沒有。”

讓-皮埃爾強調,議程將遠遠超過僅僅討論能源價格。 她說:“僅將這次旅行視為石油並非如此——這樣做是完全錯誤的。”

但讓 - 皮埃爾努力解釋拜登如何調和他的人權問題與聯繫有影響力的王國的需要。 她不會說拜登是否計劃在會議期間直接提出卡舒吉的謀殺案,只是更籠統地評論說,他經常在國外提出人權問題。

“如你所知,人權始終是我們對外交往中對話的一部分,”她說。 “所以情況總是如此……不管他會見誰。”

讓-皮埃爾補充說,雖然“我們不會忽視總統上任之前發生的任何行為”,但政府“並不打算破壞關係”。

拜登與王儲的會晤是過去兩年總統中東事務高級顧問布雷特·麥格克和他的能源事務特使阿莫斯·霍赫斯坦對沙特王國進行六次低調訪問的高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