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2021/08/02   IA

從日本天皇開始:64 年東京奧運會的回憶

作者:斯蒂芬·韋德 2021 年 7 月 30 日

在這張 1964 年 11 月 24 日的文件照片中,裕仁天皇在東京正式開幕第 47 屆特別議會(議會)時閱讀準備好的演講。每個年齡的日本人都有對 1964 年東京奧運會的回憶。其祖父裕仁天皇為奧運會揭幕的德仁天皇有著自己的回憶。當時他是一個 4 1/2 歲的孩子,上週與客人回憶,包括美國第一夫人吉爾拜登。“我自己對 1964 年東京奧運會的閉幕式記憶猶新,來自不同國家的運動員並肩遊行,而不是按國家劃分。” 天皇說。(美聯社照片)

 

東京(美聯社)——從德仁天皇開始,每個特定年齡的日本人都記得 1964 年的東京奧運會。甚至更年輕的日本人也通過父母或阿姨和叔叔建立聯繫,他們存儲舊照片、講故事或回憶起第一次用電視機觀看奧運會。

 

這是第一次使用衛星直播的奧運會,也是最後一次在煤渣軌道上運行。舊奧運會與現代奧運會之間的橋樑。

 

人們回憶起新的子彈頭列車、城市高速公路的建設——並非所有這些都為奧運會完工——以及對成本超支的抱怨,就像今天一樣。

 

德仁天皇的祖父裕仁天皇開啟了奧運會,他有自己的回憶。當時他是一個 4 1/2 歲的孩子,上週與客人回憶,包括美國第一夫人吉爾拜登。

 

天皇說:“我自己對 1964 年東京奧運會的閉幕式有著持久的記憶,當時來自不同國家的運動員並肩遊行,而不是按國家劃分。”

 

美國人 Robert Whiting 於 1962 年抵達東京,在過去 59 年中有 43 年在日本首都居住,並撰寫了多本關於日本的書籍。最新的是“東京癮君子”,它追溯了這座城市的成長和他自己的成熟。

 

“歷史學家稱 64 年東京奧運會是歷史上最偉大的城市轉型。因此,很難將具有如此深遠影響的事情理想化,”懷廷在接受采訪時說。“這座城市完全由污染的死水改造而成,沒有人願意參觀這個詹姆斯邦德人來這裡拍攝電影的高科技大都市。這座城市發生了物質上的轉變,但也給了日本人帶來了心理上的刺激。”一些回憶。

 

在 1964 年 10 月 10 日的這張文件照片中,1964 年夏季奧運會在東京國家體育場舉行的開幕式上,氣球飛過奧運選手和觀眾。每個年齡的日本人都有對 1964 年東京奧運會的回憶。甚至更年輕的日本人也通過保存舊照片、褪色的證書或回憶起第一次用電視觀看奧運會的父母或阿姨和叔叔建立聯繫。(美聯社照片)

 

KATSUSHIGE NISHIMURA——他在 1964 年成為超級巨星。 Nishimura 是一名 28 歲的飛行員,與 Blue Impulse 特技飛行隊一起飛行,在東京上空的開幕式上勾勒出五枚奧運五環。

 

“我們的領導提出了描繪五環的想法,我們訓練了大約一年,”這位退休的日本航空公司飛行員告訴美聯社。“五架飛機要畫五個圓環,難度很大。當時沒有雷達可以依靠我們每個人來設置正確的速度並保持正確的距離。”

 

他補充說:“我是第三個畫黑環的飛行員。”

 

他說空氣草圖花了大約 40 秒,他知道壓力已經打開。

 

“這是關於戰後日本的重生,以及國家如何重建。我們不能搞砸。我們也知道全世界的空軍都會關注。完成後,我們飛得更高,然後倒過來看看我們做了什麼。我看到體育場和五個環的大小和形狀都一樣。完美的。”

 

MARIKO NAGAI——她是一名大學生,曾在美國唐·舒蘭德 (Don Schollander) 獲得四枚金牌的游泳館擔任翻譯。

 

“這實際上不是翻譯的工作,”永井開玩笑說,他從那時起就開始為日本首相和美國總統做翻譯,並在這些奧運會上擔任英日翻譯。

 

“它甚至不是翻譯,它只是用英語發佈公告,”她說。“我會和日本播音員一起坐在播音員的辦公桌前。結果會出來,我會用英語閱讀結果。”

 

她還做了介紹。

 

“在第一車道,來自美國的某某先生。在第二條車道——類似的東西。”

 

“我認為這是我作為學生所能擁有的最大樂趣,”永井補充道。“那是奧運會,我是一名幫手,我會得到報酬。我得到了製服和所有東西——西裝外套、裙子、手提包、鞋子和所有東西。好玩。這真的很有趣。”

 

在 1964 年 10 月 10 日的文件照片中,日本選手酒井佳典在 1964 年東京夏季奧運會開幕式上點燃了奧運聖火。每個年齡的日本人都有對 1964 年東京奧運會的回憶。甚至更年輕的日本人也通過保存舊照片、褪色的證書或回憶起第一次用電視觀看奧運會的父母或阿姨和叔叔建立聯繫。(美聯社照片)

渡邊節子——她在東京舊國家體育場附近的街區長大,她回憶起 1964 年在她大樓的屋頂上觀看開幕式。

 

“我可以清楚地看到通向大鍋的樓梯和火炬手走上樓梯點燃火焰,”渡邊在接受美聯社採訪時說。

 

點燃大鍋的火炬手是當時 19 歲的酒井佳典,他於 1945 年 8 月 6 日出生在廣島——同一天美國人向廣島投下了原子彈。

 

她還回憶了在天空中描繪五環奧運五環的特技飛行隊“藍色動力”的表演。

 

“那時候我還是個初中生,學校有彩票,中獎的可以去看奧運會。我是最後一個中獎的人,因為我的姓渡邊在日語字母順序中排在最後,但令人驚訝的是我贏了。”

 

黑木精一——他的父親黑木正敏是 64 年奧運會開幕式的一名元帥。他說他對父親的經歷一無所知,直到這次東京被任命為東道主,話題出現了。

 

“這次奧運會讓我有機會第一次發現爸爸的很多東西,我對此非常感激,”他說。“真的,沒有這個,我可能不會知道所有這些細節,我很高興我知道。”

 

在一次採訪中,他展示了他父親佩戴的帶有著名的旭日標誌的名牌和貼片。他還展示了奧運會官員的感謝證書。

 

“當我問他諸如你當時在奧運會上做了什麼之類的問題時,他看起來很高興,因為那就像他的遺產,”他解釋道。

1964 年 10 月 10 日的檔案照片中,日本選手酒井佳典在 1964 年東京夏季奧運會開幕式上手持奧運火炬。(美聯社照片)

關川順一——一名退休的小學教師,在學生時代,他和同學們被邀請與火炬手一起奔跑,並舉起展示五枚奧運五環的旗幟。

 

“我這樣做是因為老師讓我們這樣做,”關川在接受美聯社採訪時告訴美聯社。“當時的印像是火焰來自希臘雅典,如果我們讓它熄滅,那絕對是令人髮指的。我非常認真地對待這件事。”

 

他說他收到了一套紅白相間的美津濃服裝,尺寸更小以適合兒童。

 

“我已經完全忘記了它,但我媽媽把它保留了下來,所以我在多年後找到了它。向我的學生展示代表那個時代的東西很有用。他們無法相信我是其中的一員。”

 

他還說,他從 64 年起記得最多的運動員是女性——被稱為“東方女巫”的金牌女排和跨欄運動員尤田育子。

 

“當時我們沒有考慮,但沒有女學生被要求參加火炬傳遞,”他說。

 

TAKUMI SHIBATA——一位退休的資產經理,他 11 歲,讀六年級,學校裡的所有學生都希望能買到奧運會門票。有一天,他的老師來了,說他有票。和學生問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