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想像力,正在被這些恐懼感悄悄扼殺

大部分人生來就有創造力。 還是孩子的時候,我們就陶醉於想像的遊戲,問各種稀奇古怪的問題。 但是隨著人的社會化,越來越多人的想像衝動正被扼殺。 我們對判斷更小心翼翼,更為謹慎,也更善於分析。 世界似乎被分成了“有創造力的人”和“沒有創造力的人”,而大多數人自覺或不自覺地站在了後者的隊伍中。 為什麼會這樣?

富有創造力對於任何學科或者行業的成功都不可或缺。 無可否認,創造性思維促成了無數公司的誕生和持續的成功。

  然而,事實上,我們正​​逐漸失去創造力的信心——這種天生能夠得到新想法並付諸實施的信心。 我們需要克服對混亂未知的恐懼,對被評判的恐懼,對邁出第一步的恐懼和對失控局面的恐懼。

  
你可能會說,這說起來容易做起來難。 但是我們要相信,人是可以克服自己最深層的恐懼的。 創造力是需要練習的能力,並非生來俱有。

恐懼未知

  
在現實世界中,一切都雜亂無章。 你需要處理意外發現或者不確定的情況,需要聽不理性的人講你並不想听的話。 這是你能洞見深淺和突破創造力的地方。 為追求真知而冒險前進,沒有一個假設的前提,但是可以讓你打開視野,並幫你發現隱性需求。 否則,你就只能再次確認自己舊有的觀念,或者等著別人——你的顧客、老闆、甚至競爭者來告訴你該做什麼。

 在d. school,通常的做法是,讓學員去做人類學實驗——從舒適中走出來,走進外面的世界,直到他們開始自己選擇這樣做。 一個計算機科學家、兩個工程師和一個MBA學生選了斯坦福商學院教授吉姆·帕特爾(Jim Patell)的“超級承受力”課程。 他們的項目是為發展中國家的新生兒研究和設計一款低成本的早產兒保育器。 最終,他們意識到,如果他們穩穩噹噹待在加州郊區,根本不能完成小組項目,所以他們鼓起勇氣去了尼泊爾鄉下。

  

 在與醫生和當地家庭交談之後,他們了解到早產兒面臨的最大危險是在遠離醫院的地方出生。 尼泊爾農村地區的人或者醫院並不需要更便宜的早產兒保育器。 他們需要一個在醫生不在場的時候,讓嬰兒也能保持溫暖的辦法,因為通常只有醫生們才能做到這一點。 這些有價值的信息讓該小組設計了一個小型育兒袋,內置了能儲熱的特殊材質的蠟。 這個名為“擁抱新生兒取暖器”的裝置比傳統保育器的成本低99%,而且可以在沒有外接電源的情況下保持適當溫度達六小時。 這個創新每年可能拯救上百萬低體重新生兒和早產兒,而它之所以能出現,是因為小組成員願意把自己扔到未知的環境中去。

 恐懼被評判

  

 如果隨意塗畫、唱歌跳舞的幼兒園孩子像徵著無拘無束的創造性表達,懵懂少年則代表相反的情況——極度在意別人的看法。 形成這種對被評判的恐懼只需要幾年時間,但是它卻會在我們的整個成年時光一直貫穿下去,並經常制約我們的職業發展。

  

 很多人可以接受,當我們學某樣本領時,比如滑雪時,我們在別人的視線中不斷跌倒,直到我們不斷練習、取得成功。 但在商業世界裡,自我意識卻不允許我們冒同樣的險。 結果,我們就自我編輯,抹殺那些可能很有創意的想法,因為我們擔心老闆或者同事會看見我們失敗。 我們堅持選擇“安全的”解決方案或建議。 我們畏縮不前,旁觀著別人去冒險。 如果你總在自我審查,就不可能會有創造力。

這場戰役,一半在於克制對自己的評判。 如果你能夠聽從自己的直覺、支持自己的想法(無論好壞),你已經在部分程度上克服了這種恐懼。 所以,你要一步一步來。

  每當有想法出現在腦海的時候,你就用某種形式的想法庫把它們系統性地記錄下來,而不要讓它們經過頭腦後白白地流走了。 在淋浴間放一個白板和記號筆,在日曆中安排出“白色空間”……在這個空間裡,你惟一的任務就是思考或散步以及做白日夢。 當你想有新主意時,要有一百個而不是十個想法。 推遲你的判斷,一周之後你會驚訝自己擁有那麼多想法,並且你還喜歡這些想法。

 恐懼邁出第一步

  

 即使我們接受了自己的創意想法,踐行這些想法也很有挑戰。 創意行動在開始時最難。 作家面對的是一張白紙,老師面對的是新學期的開始,商界人士面對的是新項目的第一天。 從廣義上講,我們面對的是開創一條新路或者是打破可預期的工作流程。 要克服這種惰性,僅僅有好想法是不夠的。 你需要停止計劃,開始行動就行了。 最好的做法是,停止宏偉藍圖,去找一個馬上可以開始的小項目。

  暢銷書作者安·拉莫特(Anne Lamott)在一個童年故事中很好地詮釋了這個想法。 她弟弟需要完成一個關於鳥的學業報告,但直到交作業的前一天晚上,他才開始做。 他被眼前的任務嚇到了,簡直要哭出來。 他的父親給了他一些明智的建議:“一隻鳥一隻鳥來寫,孩子,一隻鳥一隻鳥寫。”在商業環境中,你可以通過問自己一些問題來推動自己採取第一 步:什麼是低成本實驗? 如果朝著大目標前進,什麼是最快最便宜的方法?

 我們的咒語是“不要準備好,立刻動手!”如果你讓第一步行動比較小,並強迫自己馬上做,第一步就會顯得不那麼望而生畏。 不要拖延,不要讓你的焦慮堆積,直接開始一步步走向目標。

恐懼失控

  信心,並不簡單意味著相信自己的想法都是好的,它更意味著有謙卑之心,願意放棄自己行不通的想法而接受別人的好想法。 尋找機會,讓出控制權,並利用不同的視角思考。

 

  

 捷藍航空(JetBlue Airways)的機場規劃總監邦妮·西米(Bonny Simi)就是這樣做的。  2007年的一場冰雪風暴讓肯尼迪機場關閉了六小時之久,也讓捷藍航空的服務在接下來的六天都受到影響。 每個人都知道有運營問題需要解決,但是沒有人知道具體怎麼做。

  

 剛學習完d.school課程的邦妮建議捷藍航空由下至上進行頭腦風暴找出解決方案。 首先,她把前線120名員工召集在一起開了一天的會,其中包括:飛行員、空乘人員、停機坪工作人員、機組調度員和其他工作人員。 然後,她製作了一張圖,用黃色便利貼標識出他們的複原行動,粉色貼標識出他們所面臨的挑戰。 一天的會議結束後,邦妮的團隊有了新洞見,並且決心開始行動。

  

 在接下來的幾個月時間裡,被分配到任務的團隊創造性地解決了粉色便利條上的上千個問題。 在認可了答案蘊藏於集體智慧的想法後,邦妮做到了她獨自一人絕不可能做到的事情。 捷藍航空從大混亂中復原的能力也比以前明顯加快了。

  

 對混亂未知的恐懼,對被評判的恐懼,對邁出第一步的恐懼和對失控的恐懼都可能阻礙創新的道路。 正如匈牙利散文家哲爾吉·康拉德(Gyorgy Konrád)所說:“勇氣就是每一小步的積累。”所以,不要等在起跑線上,放開你的恐懼,從今天開始練習你對於創造 力的信心。

 湯姆·凱利(Tom Kelley) 戴維·凱利(David Kelley) | 文

 湯姆·凱利是IDEO總經理和《創新的十個面孔》的作者。 他是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哈斯商學院和東京大學的執行研究員。 戴維·凱利是IDEO創始人和總裁,同時也是斯坦福大學Hasso Plattner 設計研究院的創始人、斯坦福大學機械工程學院教授。

 陳圓妮 | 譯 鄧小莉 | 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