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2020/07/25   IAE 報導

人與機器——解析AI人工智能的三大類別以及哲學家的相關思想實驗

北京物聯網智能技術應用協會

 你是否曾經產生過懷疑,你身邊的某個人可能是個機器人呢? 畢竟現在由於技術的發展,機器人的外觀、行為都有可能被設置得和人類十分相像。 這似乎有些荒謬和匪夷所思,但是你如何能百分之百確定,某個人就是他看上去的那樣,而不是一個“擬人”的機器。 你沒法打開他的身體零部件去進行判斷,沒法透視他的大腦、身體或是五臟六腑。

 所以你如何確定你所面對的是人類,還是一個非常智能的機器? 今天就來對這個問題一探究竟吧。 我們將討論“非生命的存在”,也就是說,“機器人”,是否也可以成為“人”,如果它們擁有了符合“人”的標準,我們由會怎樣界定機器人。

這個問題並不是科幻小說家才關心的問題,而是哲學領域、人工智能領域、認知領域都廣泛關注的共同話題。 它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因為科技無時無刻不在迅猛地發展著,所以我們需要梳理清楚我們如何對待新的物種。 如果我們創造出了符合我們對於“人類”標准設定的存在(機器、克隆、仿真等),它們應當用哪種存在的標準去定義?

  一、人工智能的出現、“強AI”和“弱AI”的類別界定

 人工智能這個概念最早於1956年8月的達特茅斯會議上由約翰·麥卡錫(John McCarthy)、馬文·明斯基(Marvin Minsky)、克勞德·香農(Claude Shannon)、納撒尼 爾·羅切斯特(Nathaniel Rochester)等人提出。 在此之前,具有人工智能特性的處理形式會被稱為“自動機理論”“複雜數據處理”等。

 我們經常會產生一種疑問——“我們已經擁有了人工智能了,我的手機、電腦以及其他電子設備都是人工智能”。 但是,這些用來進行信息傳遞、工作交流的設備,在技術層面上仍然是機器功能的。 這類模仿人類智力活動的某些方面的機器,叫做“弱人工智能(Weak AI)”。  ,弱人工智能也被稱為狹隘人工智能(Narrow AI)或應用人工智能(Applied AI)。 它指的是只能完成某一項特定任務或者解決某一特定問題的人工智能。 所以“弱人工智能”的特點是它的思考能力相對不足,並且能夠思考的範圍也有限。 比如我們現在常用的Siri等,就是典型的弱人工智能,它只能執行一些預設的功能,並不具備智力或者自我意識。

 與之相對的“強人工智能(Strong AI)”,是可以向我們人類一樣思考的機器或者係統。 無論人類做什麼,“強人工智能”也能用它無生命的系統做相同的事。 強人工智能(Strong AI)又被稱為通用人工智能(Artificial General Intelligence)或全人工智能(Full AI)。 它指的是可以像人一樣勝任任何智力性任務的智能機器。 類似如此的人工智能是一部分人工智能領域研究的最終目標,並且這也成了一個經久不衰的話題出現在許多科幻小說、電影之中。

 二、哲學家對“人工智能”的思考——“圖靈測驗”與“哈利”機器人

 早在1950年,英國數學家艾倫圖靈就思考了這一問題。 他設計了一個測驗,叫做“圖靈測驗”,他認為這個測驗可以演示出一個機器是否已經發展出了像我們一樣的智能和思考能力。 當然,在圖靈那個時代還沒有計算機的出現,如果他在我們這個時代描述這個測驗,大概會是這樣的:

 你正在手機上同時和兩個“對象”聊天,其中一個是人類,另一個是計算機程序或者一個AI,你並不知道哪一個是人類,哪一個是AI。 在聊天過程中,你可以向這兩位對話者提出任何想要詢問的問題,它們可以按照你的喜好回答你,它們甚至可以說謊。 你認為你能分辨出這兩者嗎? 你用什麼方法進行分辨,或是說你會提出什麼樣的問題呢? 另一方面,你期待的答案又會是什麼樣的呢?

 一個足夠複雜的機器有很大可能可以欺騙人類,會讓你相信你正在和一個人類聊天。 圖靈認為,如果一個機器可以騙過人類,那麼這就是“強人工智能”。 所以在圖靈看來,一個物體如果能夠像人類一樣思考,就意味著它能夠使我們相信它正在像人類一樣思考。 如果我們分辨不出其中的區別,那麼就認為它確實沒有差別。 所以,這是一個嚴格基於“行為”的測試。

 基於“行為”的測試本身沒有問題,因為我們經常以此判斷我們身邊的人的行為是否符合我們的預期。 例如,我們身邊的人會表現出諸如意向性、理解力的內容,那麼我們假設他們擁有“意向性”和“意志力”。